首页 > 小说 > 正文

盛夏蒋深远小说

来源:奎屯K网 发布时间:2020-06-26 14:13:01

盛夏蒋深远小说书名是《》,小说讲述盛夏蒋深远之间的故事。为你提供盛夏蒋深远小说阅读,爱你风会告诉你小说剧情扣人心弦,引人入胜。蒋深远想到刚才盛夏的所作所为就莫名的来气,什么时候乖巧的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。

精选内容:

擦干了眼泪,她还是死皮赖脸,无所畏惧的盛夏!

吃完,她也回房间去洗澡了!

“深远哥,你就别去为难盛夏姐了,我顶着一个小三的名头没什么的,你不要让她难过了。”陈思思眼泪汪汪的偎依在蒋深远怀里。

蒋深远想到刚才盛夏的所作所为就莫名的来气,什么时候乖巧的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。

“她真的是越来越不可理喻,你别急,我不会让你顶着一个小三名头生孩子的。”蒋深远像是安抚她一样,不过陈思思很是爱听。

相信用不了多久,她就可以赶走盛夏,成为江太太!

盛夏洗掉了一身的污渍,拿着一把大剪刀冒着春雨去花园里修剪老掉的花枝丫。

她在花园里,余光老是能撇到二楼偎依在一起的两人,使劲用手里拿着大剪刀,唰唰的剪着春日里头冒出来的嫩芽。

她不稀罕江太太这个名头,也不稀罕蒋深远给的奢侈生活,她只稀罕蒋深远这个人。

楼上的两人缠绵了一会儿,蒋深远就出去了。

“盛夏姐!”陈思思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朝盛夏喊道。

盛夏提着剪刀,冷冷的抬头问道:“有事?”

“我妈说,让我们晚上回去吃饭,我已经跟深远哥说了!”陈思思笑嘻嘻的,完全没有刚才的柔弱。

她就是这样一朵白莲花,可是蒋深远看不清!

陈思思的妈妈是她的姑妈,当初她父母出事后,将她托付给盛柔,那几年寄人篱下的日子她不愿意在想起。

“没空!”盛夏毫不犹豫的拒绝道,她不想和陈思思有半点关系,万一陈思思的孩子有什么问题,又要赖到她头上。

陈思思勾唇一笑,紧接着说道:“你不想知道,你父母出事的事情了吗?据说不是意外。”

盛夏心里一紧,她一直感觉他父母出事不是一个意外。

“我妈说,你回去,她就告诉你当年详细的事情!”陈思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完全就是一个胜利着的姿态。

她没有说话,算是默认了,直接用剪了一束早春的月季,就出去了。

两个灰色的墓碑紧紧的挨着一起,墓碑上有个共同的名字,孝女盛夏泣立。

这是她父母的墓碑,盛夏将带着雨水的月季放在墓碑面前,冰冷的雨水顺着伞檐低落在墓碑上。

“妈,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!”盛夏坐在墓碑旁,任由绵绵的细雨落在身上。

“他厌恶我,他甚至有些恨我,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这段婚姻。”她眼里带着迷茫的偏头靠在墓碑上,无助的像小孩。

现在陈思思怀孕了,蒋深远又不爱她,她已经没有理由呆在蒋深远身边了。

雨越下越大,她的衣服都淋湿了,冻的有些哆嗦,她看着墓碑上笑颜如花的女人,忍不住嚎啕大哭。

“如果你们还在,我和蒋深远也算是青梅竹马,门当户对了是不是?”

“爸,妈,我想你们了!你们当年也把我带走多好,这样我就不用在受尽冷眼之后,爱上蒋深远,奋不顾身的爱上了他。”

空荡荡的墓地里回荡的都是她的哭泣声,她用头使劲的撞着墓碑,终究在墓碑前哭的缩成一团。

曾经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,是蒋深远给了她希望,让她有勇气活到现在。

可现在,蒋深远又亲手她的希望一点一点的撕碎了。

她想就这样躺在父母的墓碑前死去,这样她就不用在受这些苦了,说不定她死了,蒋深远会醒悟,会爱上她。

雨水冷冰冰的,可是她觉得好暖和......

天黑了,盛夏终究没有死去,疲惫不堪她一回到蒋家,就看见蒋深远满脸阴霾的坐在沙发上。

“去哪里私会野男人了?”

蒋深远的话听在她耳里十分刺耳,她低压的声音反驳道:“自己肮脏想别人也是肮脏的。”

“难道你不脏吗?”蒋深远讥笑的问道。

盛夏气的脸都白了,“我第一次跟你上床的时候,我脏吗?”

她是指第一次的落红!

蒋深远不以为然的看着她,“上学的时候胎都堕了好几个了,你的处女膜在哪家补的?做的还真逼真!”

“蒋深远,你胡说八道,血口喷人!”

蒋深远带着冷冷的笑意,“怎么,敢做不敢承认了?”

早在之前,就有人把她那些堕胎记录全部给寄到家里了,上面的姓名和住址还有胎儿的大小都一清二楚。

盛夏被羞辱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,“你想要跟我离婚,也用不着编这些幌子来污蔑我,我说过,我是不会离婚的,死都不会!”

蒋深远起身,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,盛夏下意识的往后躲。

在逼近一步,蒋深远捏起她的下巴,那冷淡的目光在脸看了看,随后甩开,“没有想到,我蒋深远娶的竟然是个二手货!”

她直勾勾的看着蒋深远,嘴角勾起一抹嘲笑:“我嫁的不也是个二手货吗?”

他不爱她,她说什么都是枉然。

“你......”蒋深远捏着她下巴的手,骨节微微有些发白。

“深远哥,准备好了吗?”

陈思思从楼上刚下来就看见浑身湿透的了盛夏,眼眸一转,“盛夏姐,你去哪里了,呀,怎么浑身都湿透了呢?这让我妈看见了,又要骂我没照顾好你了。”

“还不去换衣服,让我们等你吗?”蒋深远冲她低吼道,余光撇过她裤脚上的泥土,已经猜到她去哪里了。


http://www.sina.com.cn/mid/search.shtml?q=%E5%8D%8E%E7%BA%B3%E7%BB%8F%E7%90%86%E7%94%B5%E8%AF%9D_18183615678